2011年12月17日

切膚慾謀(The Skin I Live In) - 阿莫多瓦的藍色蜘蛛瞳鈴眼 ♥ 你往後的人生就靠這個洞了


阿莫叔叔出品,品質有保障,大家快去看喔。(movie 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


1. 阿默多瓦 Almodóvar 作為我最喜歡的當代導演之一,猶記第一次觀看他的作品悄悄告訴她Talk to her,夾雜在錯綜的敘事中那份濃烈的情感,配上墨西哥民謠鴿子之歌 Cucurrucucu Paloma 的配樂,真是會讓人感動雞皮疙瘩掉滿地,這次終於盼到他睽違以久的新作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 。經由一同看電影的朋友提醒,才發現本片是改編自法國小說家提爾希容凱 Thierry Jonquet的作品 狼蛛 Mygale,但其實有沒有閱讀過小說對於觀看本片完全的不成問題,所以請各位被拉去陪看的無知觀眾不要擔心。

這叫舉手式。(movie 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
驚人!(movie 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

2. 電影以女主角薇拉做瑜伽時伸展的身體作為開場,膚色的壓力衣緊緊的裹住女主角,隨著各種伸展動作,我們彷彿看穿壓力衣下那曲線玲瓏的誘人肉體,但實際上不管是電影中透過監視器監看的女管家或我們,其實什麼都沒有看到。所有對於女主角身體與心靈的幻想其實完全來自於我們那淫穢下流(抑或純潔無知)的小腦袋瓜。短短的幾分鐘開場,導演大筆一揮闡述了英文片名The Skin I Live In 的含意,在表象的皮膚與服裝下住著一個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回憶與過往?阿默多瓦用倒述手法讓觀眾像是八卦扒糞者般吊著懸念靜靜的向下挖。


天地有情、人生無常,命運就像一張網讓人掙不開也逃不脫,一如蜘蛛活在自己編織的網中,吞噬獵物也等著被獵物吞噬,在人生的舞台上女人始終扮演弱著的角色,擺脫不了依附男人的命運,一如困在網中的蜘蛛,這張命運的網,我們稱之為藍色蜘蛛網。(標題寫的真好!)

3. 阿默多瓦的電影劇情多半俗豔誇張且芭樂通俗,本片當然沒有缺少這些獨家配方,電影說穿了就是女管家與男主人和男佣人私通,生下了兩個男孩,不孕的女主人將私生子佔為己有,而另一個小雜種則流落犯罪街頭;若干年後,小雜種長成了江洋大盜,私生子成了整形醫師,誰知孽緣斷不淨,大盜竟與醫師娘私奔,還出了車禍遭火紋身,醫師對毀容的妻子照顧卻換來她的自殺與目睹慘狀而發瘋的女兒;好不容易逐漸康復的女兒又遭小混混染指而發瘋跳樓,氣急攻心的老爸只好囚禁小混混將他變性整形成死去的妻子,誰知混血兄弟又亂,上了貌似妻子的小混混,最後一把手槍、三顆子彈了結了這段牽牽扯扯的歹戲。聽起來是不是有點熟悉,同樣的情結好似發生在什麼夜市龍捲風、什麼娘家人生或藍色蜘蛛瞳鈴眼,但他媽的阿默多瓦就可以把這樣的劇情導成一部令人喘不過氣的精采影片,而不是另伴隨婆婆媽媽在沙發上老死、又臭又長的裹腳布。

好個偷窺狂。(movie 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
電影中出現很多畫作的對照,展現醫師對身體的迷戀。(movie 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
一左一右。

4. 在電影中最精采的莫過於看與被看、了解與誤解、真實與想像間的辯證。在醫師的豪宅當中,充斥著美的事物,名車、一絲不苟的服裝、高級的家具與藝術作品,而被囚禁的薇拉也在六年細心的照料與調養之下,成為了最美麗的藝術品,一如希臘神話當中愛上自己雕塑的皮格馬利翁 Pygmalion。但是在阿默多瓦如手術刀銳利的鏡頭下,卻劃開了血淋淋的慘酷現實,而被害者薇拉由一開始的恐懼、進而接受、甚至愛上了醫師,闡述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被擄者對於綁匪,因恐懼生命危險經由某種轉化而認同綁匪)的理論,卻沒想到最後一個大逆轉,薇拉終究還是意識到自己的本是男兒身,動手殺了已經愛上自己的醫師。

你確定旁邊睡的是女人嗎?(movie 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

5. 電影中利用一個夜晚薇拉與醫師回憶的夢境來回溯過往,一個事件卻因為不同的觀看的方式而產生了不同的回憶與樣貌,同床異夢的交互辯證拼湊出觀眾所認為的事實真相,阿默多瓦在一次的利用擅長的手法,闡述人與人之間的不確定性,就算你與另一人躺在同張床、就算他擁有你最熟悉的樣貌,但是內心的想法與變化卻無法捉摸,這也是阿默多瓦電影會如此引人入勝的緣故。

西班牙渾然天成小辣椒。(Elena Anaya nude
塑化人工版的台灣女神。(宅男女神 李毓芬)
結論:天然的尚好。(Elena Anaya nude)

6. 再來談到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主角,阿默多往向來對於美麗的女性(當然男性也是)有無以名狀的迷戀。就從不斷在他電影中出現的潘妮洛普 Penélope·她簡直就是阿默多瓦心目中的女性原型,有個性的濃眉、一雙攝人魂魄的大眼與豐滿的嘴唇,而身材則是腰塑、奶蹦、咖噌頂扣扣,皮膚散發陽光的氣息, 我的母親 Todo sobre mi madre、顫抖的慾望 Carne trémula、破碎的擁抱 Los abrazos rotos、完美女人 Volver(以上的電影潘妮洛普都有出現)等電影中,這樣的形象不斷的出現,而聽說本片原來也要找她來扮演女主角,最後卻換成曾在悄悄告訴她中插上一角的艾蓮娜安納亞 Elena Anaya。但是這樣美麗的女人在他的電影裡向來不會有多好的命運,本片最慘忍的莫過於導演,一次又一次的用鏡頭與劇情來強暴這樣的角色,從醫師用監視鏡頭逼視的視覺強暴、同母異父的強匪生理的強暴、發生車禍遭火紋身、在樹林中被覬覦的混混強暴未遂、雖然在皮膚之下的靈魂不斷的轉換(母親、女兒、強姦女兒混混),但是擁有一幅美麗的身體就像是一種罪孽的宿命,註定要被不斷的毀滅,這樣的設定也讓我想到我很喜歡的日本漫畫家筆下的富江,男人都想得到她,最後卻會毀了她。一如我們現在媒體不斷消費美麗年輕的肉體,女神多到要把宅男淹沒,但是也不斷在毀滅與玷污這些美麗的物件(阿不就是我們這些在鏡頭後打手槍的觀眾?!)。

是塞了什麼。(Antonio Banderas nude
演床戲都沒再怕的。(Antonio Banderas sex scene from movie 枕邊陷阱 Original Sin
裘莉也演過了、艾蓮娜也上了,此生無憾。(Antonio Banderas sex scene from movie 切膚慾謀 The Skin I Live In

7. 男女總是要平衡,對於男性的迷戀,阿默多瓦也是沒有在省的,阿默多瓦可以說是安東尼奧·班德拉斯Antonio Banderas 的伯樂,一個散發西班牙原始野性與陽光的小演員,因為導演的賞賜,一次又一次的參與他的電影,進而讓他進軍好萊塢。不過當年健壯的性感小生還是敵不過歲月的摧殘,在本片居然有點肉鬆的趨勢,但是與許多同年齡滿度肥腸的條碼頭中年男比起來,還是好的太多。另一個參與過阿默多瓦電影壞教慾La mala educación 的男演員蓋爾賈西亞伯諾 Gael Garcia Bernal 也是很好的例子,而小說將少男變性成女孩的劇情,像是壞教慾中男女倒錯扮裝,到我的母親都有相同的題材,不難看出阿默多瓦為什麼會被這樣的題材吸引而改編,從女性的心理、擁有女性心理的男性、到本片被培養出女性身體與心理的男性阿默多瓦也不斷的探索女人,這一個地球上最神祕難解的物種,我想對阿默多瓦來說,亞當才是夏娃的一根肋骨吧。

真是熱情如火。(movie 壞教慾 La mala educación
小姐好辣。(movie 壞教慾 La mala educación

8. 其實阿默多瓦的作品中不難看出某些大導演的影子。像是同樣出生於西班牙的導演路易斯·布努埃爾 Luis Buñuel,作品中也常有插敘的手法以及對女性心理的描述;或是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 對懸疑驚悚步調的掌握。但是阿默多瓦加了更多的異國風味辛香料,成就一鍋嗆辣卻又美味的西班牙燉飯。

從今以後你就靠這個洞了。(PC game 美少女夢工廠
今天的行程是裝假奶根皮膚移植喔~揪咪。(PC game 美少女夢工廠)

9. 再來談到原著小說的書名狼蛛 Mygale,在法文裡屬於陰性字詞,但這種蜘蛛卻是體型最大陸棲蜘蛛的一種,不向一般蜘蛛靠著結網獵物,通常直接攻擊獵物。而「狼蛛」則是出自書中被囚禁男子對他陰沈且體毛濃密的主人的稱呼。但在我看來,本片裡將少男關在房間中,控制飲食與作息,排定訓練的課程,簡直就是在玩90年代當紅的電腦遊戲美少女夢工廠阿?

顏射完了,下次可以來個無套內射。(台灣鄉土劇 夜市人生)
是該有些新梗了。(台灣鄉土劇 夜市人生)
飯可以亂吃,女兒不能亂插,特別是整形醫師的女兒。

10. 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最有創意的鄉土連續劇就會出現變性復仇之類的情結。媽的
!我真愛台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